微博@小熊维尼和它的朋友们
lofter只用于发文
谢谢你们的喜欢(⃔ *`꒳´ * )⃕↝
乱糟糟堆放的子博@我杯茶
 
 

【太中】Longtime Companion(01,向导X哨兵)

哨向设定,依旧太中,向导X哨兵,这两人超级适合向哨。

努力日更吧!

================================

《Longtime Companion》

长期伴侣

BY赤渊


我靠在墙角偷懒的时候,中原中也却是在很认真地干活,我看见他侧着腰,看向外面,被帽子压住的头发之间倒是漏出一截很好看的后颈来。他的眼底有点青,应该是昨晚没睡好,我又想起他今天傍晚火烧火燎地来找我的样子,说又有任务了,你先跟我走。

他转头,说太宰治,你认真一点。

我觉得他今天有点不对劲,比如我觉得他状态很浮躁,说我不够认真的时候,我甚至看到他的指尖有些发抖,我觉得有些惊讶,但又在意料之中。看我没什么反应,中原中也走过来,他说你有没有在听?

我装作随口一提的样子,说你是不是又要打针了?

他明显愣了,我知道我大概是说中了,他蹲下身,从外套口袋里取出一支针剂。他的脑袋有些垂着,我知道他肯定是有些沮丧的,因为被我看破?我说不出。他把针剂递给我,说你帮我打吧。

我从口袋里伸出自己的手。他走到我面前,把后颈的头发拨开,我看到他白色皮肤内部匍匐盘亘着的青色血管,我把那剂药品推进他的血管,那些带着明显效果的药剂就在他红色的血液里奔腾着,一直奔腾到他的四肢百骸去。

哨兵就这点麻烦。他说。

我把针头丢在地上。他后颈的皮肤上出现了一个小点。我耸了耸肩,说没什么麻烦的,至少你比别人都强。

他大声说,对嘛,毕竟你是普通人,是不可能感受到这种甜蜜的苦恼的。

哈哈。我干笑两声。

 

我第一次见到中原中也的时候他就在极度狂躁状态,隔着一条街,我都能感受到他不稳定到几乎爆炸的精神力。我在森鸥外的电话指引下,去寻找那个失控的哨兵,最后我找到了一个疯子。中原中也活像一个失心疯,正在一个空旷的平地破坏能看见的一切事物,周围的黑手党都离他很远,畏惧着不敢靠前,森鸥外在电话里说他就交给你了,我说凭什么?

森鸥外说,他以后会是你的搭档。

我说可我看见了一个疯子,连基本的自控力都没有的哨兵,你指望我和他搭档?

森鸥外笑了,说他不一样,他某些状态下是我见过最强的。

我挂下电话,那位狂躁的哨兵已经看见了我,他的眼神很凶,他都失控成这样了,脑袋上的帽子居然倒是稳稳地没掉。我举着双手说别打我,我是普通民众。说完我觉得我可能也傻了,一个进入狂躁期的哨兵根本听不懂人话。他压了压手上的关节,向我走来,周围躲藏着的不明所以的黑手党大喊你离他远点,他很危险。我看着他走到我面前,然后挥起他的拳头,黑色的物质萦绕在他的指边。

我只能叹了一口气,然后伸出思维触手。

中原中也的精神系就像是一团被狗啃过的毛线,因为狂躁期的关系,它们盘根虬结地堆积缠绕在一起,把哨兵在失控的边缘越拉越远。思维触手伸进他精神系的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他的颤抖,这位矮个子哨兵所有的神经元咆哮着舞动,它们震颤着摇晃,然后争先恐后地和我的思维触手缠绕在一起。

我很想问森鸥外,这个哨兵从小到大有过向导吗?

我和他离得很近,那时所有因为恐惧而躲藏在掩体后面的黑手党倒都是探出了头来,兴致盎然地观察着这一幕,大概是欣赏一个路人怎么制服一个行走的人肉炸弹。思维触手深入的程度不够,我需要和他有一些肢体接触才好,不用太多,只需要碰到一些皮肤。他就在我面前,个子很矮,比我矮了足足一个头,他的眼神空洞迷茫,我知道那是因为我正在精神疏导的缘故,他直勾勾地盯着我,我靠近他,然后把自己的额头贴上他的。

他的神经元欢喜地都快唱起歌来。

我一根一根疏导着他一团乱麻的精神系,把它们一一分开,狂躁的安抚,焦急的消除,直到它们慢慢妥帖地规律交织在一起,进行这一切的同时我在不断给他心理暗示,说我不是向导,啊,也别记得我是谁,我只是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心路人罢了。

然后他的狂躁期就这么解除了,这个森鸥外所说的很强的哨兵——我的未来搭档闭上了他沉重的眼皮,一点都不认生的倒在了我的怀里,我推开他,然后赶紧走人。

我打电话给森鸥外,说我完成任务了,但是能别告诉他我是向导吗?

森鸥外有些不明所以,他问为什么?

我说没为什么,我就当个普通人好了。

 

所以中原中也一如既往地打着抑制剂。

他的体质倒是有点特殊,有的时候会对抑制剂出现排异反应。以我的观察经验来看,打十次针剂大概会出现一次的排异。排异的时候他会进入狂躁期,敌我不分见人就打,像一台暴力的杀人机器,摧残着别人的同时也燃烧着自己。在这个时候就需要我出场,但我在疏导时所做的心理暗示非常完美,搭档一年了,中原中也至今都以为我是个普通人。我把自己的信息素与精神触手藏得严严实实,毕竟我是一个很优秀的向导,和中也草履虫一般的大脑太不相同。他困惑于我这种人究竟是怎么进的黑手党,毕竟黑手党向来都是强悍哨兵的天下,他嘲笑我,说太宰治,我想来想去终于明白了,你是靠骗女人的手段才进来的吧?

他问这话的时候我正好用折刀割断了一个人的脖子,我说你这种连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的人,也没什么立场指责我吧。

他说失控的时候也没事,总会有向导帮我处理的。

我说你别太依赖向导,关键时刻要是没人给你处理,比如向导抛弃了你,那么你就会像一个充多了气的气球——啪!就爆炸了。

中原中也倨傲地看了我一眼,说你真是想多了,我倒是记得每次都会有一个固定的向导处理我的狂躁,虽然森鸥外不肯告诉我她的名字,嘛我能理解,应该是那个向导害羞了,我直觉她是个长发的温柔美人吧。

我腹谤,心说你的长发温柔美人就站在你面前,比你高一个头。但我还是只是嘲讽地笑了笑,说哦,那你就早点和她绑定,结为终身伴侣吧,这样我就不用天天和你搭档了。

我结婚和和你搭档有什么关系?我的妻子也不见得天天和我一起干这种沾血的任务吧?他看着我说,我觉得中原中也一定一不小心就沉浸在了他的幻想里,我擦干自己手上的血,说你还是做梦吧。

他说,我会有一个最强最完美的向导的。

我笑了,说那先祝福你了。

 

然后中原中也又站在了失控的悬崖边缘。

我有些不明白,一般在狂躁期来临之前注射抑制剂,出现排异的可能性便会大大降低,我帮他打了一针,而现在他却痛苦地喘着气,扼着自己的咽喉。他的额角流下汗珠,双手颤抖,他忍得很痛苦,我明白此刻他脑内的神经元一定又开始灼烧,那种感觉很不好受,我一直都明白。火烫的温度会让人忍不住去破坏视野里的一切事物。我的好搭档在失控的边缘倒是还有些记得我,他艰难地抬头,急促地跟我吐出几个音节。

我听出来了,他叫我快走。

我有些惊讶,我以为以他讨厌我的程度,应该是恨不得下地狱也带上我,但他却没有,为了不波及到我,他拼命想离我远一点。中原中也呼吸急促火烫,他陷入狂躁的时期太不好了,现在是任务完成的关键点,现在舍弃任务离开,所有之前的努力便功亏一篑。正巧我们还在敌人的大本营门口,我一早就感受过,里面有哨兵,还有向导。

我想先给中也几个心理暗示,但刚发出去便被干扰。

我明白了,是敌方的向导在干扰我。中原中也认不出我是向导,但对面的向导一感触便知。同行相轻,我掩饰地严严实实,对面大概现在以为我是个只会发发心理暗示的低端废物。中原中也失控的时候太不巧,他若是失控,大概这个驻地会立刻爆炸,连着我们要夺取的资料也会变成一团天空中的烟灰,随风飘散出去。

我心说,中也,你的长发温柔美人要没有了。

他正跪在地上喘气,同时往口袋里摸索着抑制剂,我心说没用的,你都出现排异了,再打一桶都没用。他正要往自己的脖子扎针的时候我过去扔了他的针头,他暴躁地朝我大吼,说你干什么,我不是让你走吗?

他失控的样子很不好看,说这句话时却看起来色厉内荏,像只暴躁的某种动物,张牙舞爪。我靠近他,看着他的眼睛。他怒视我。他的眼睛倒是很好看,亮亮的,透着一股冲劲,大概哨兵都是这样不怕死,冲在最前面浑身发光。他浑身颤抖地看着我,他整个身体都是烫的,我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隔着衣料都能感受到那股失控的温度。

太宰,我一会可就不认识你了,快走吧。他喘着气,痛苦地低声说。

我把额头碰上他的。我们之间相隔一厘米。

你……?他惊异地开口。

你以后得重新认识我了。我在他耳边,轻轻叹了口气。

中也,我说。

我是向导。


TBC

24 Apr 2016
 
评论(24)
 
热度(971)
© 赤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