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小熊维尼和它的朋友们
lofter只用于发文
谢谢你们的喜欢(⃔ *`꒳´ * )⃕↝
乱糟糟堆放的子博@我杯茶
 
 

【太中】爱情是狗娘(R18,一发完结)

依旧是双黑,太宰治X中原中也

6000多字的扭扭车,我再也不想开车了哈哈哈,明天认真写个向哨吧

=================================

《爱情是狗娘》

CP太宰治X中原中也

BY赤渊

 

“只剩一间房了。”前台说。

 

“我靠。”

中原中也打开门,瞥见里面的景象,然后转头就想出去。但出去了又没处呆,外面是夜风呼啸,外加方圆几百里荒无人烟,只有空无冷硬的长街和随风摇曳的灌木丛。

虽然性格上极端合不来,但只要是两人做的任务,结果几乎都是让人满意。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前往一个小镇执行任务,任务的内容是暗杀一位组织的大人物,确定了对方的行踪以后,他们尾随着目标人物进入了一家破旧的小旅馆。那是这个荒僻地方唯一的住宿地,目标人物开了一间房间,然后上楼。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也居住在这个旅店,保持密切的监控。于是中原中也走到前台,要求开两间离刚才那位顾客很近的单间。

然后就是……整个旅店只剩了一间房。

 

“你可以不住的。”太宰治的眼神很真诚,“你可以睡走廊,睡屋顶,睡大街……都随你啊?”

“我……”中原中也下意识反驳,“凭什么不是你?”

单间确实小,这个旅馆也确实条件太差。中原中也打开灯,狭窄的空间里只能看见一张单人床,地板不太干净,墙纸也贴合得不甚紧实,矮柜上放着一个小小的电视机,床头的衣架摇摇欲坠。

“你看,床很小。”太宰治走上前,对着狭窄的单人床比划了一下,“要是一个人睡当然没关系,但是两个人就会贴在一起了哦,还是你想和我贴在一起?”

中原中也下意识地想象了一下自己与太宰治紧紧贴在一张床上的画面,然后差点吐出来。

“对吧,所以你睡地板吧。”太宰治仰面躺倒在床上。

“你给我起来!”中原中也额头跳了跳,一把拉起他,“钱还是我付的呢!你睡地板!”

太宰治闭上眼睛装死。

“靠!”中原中也挥起拳头。

“好吧好吧,公平起见,抛硬币决定。”太宰治接住了打过来的拳头。他打着哈欠坐起,活动了一下自己缠满绷带的手,“正面我睡床,反面你睡地板。这总没问题了吧?”

“哦。”中原中也点头。

太宰治从他常年空空的口袋里掏出一个亮闪闪的硬币,往上一抛。

“看吧,正面。”太宰治展示手上的硬币,“中也,乖乖睡地板吧。”

 

一分钟以后,呆愣在床边的中原中也终于反应过来。

“你骗我!”他抓起太宰治的领子,“两面都是我睡地板!”

太宰治笑得喘不上气。

“你现在才发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中原中也恼羞成怒。“你去死吧!”

 

于是最后还是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

床实在是太小了,翻身都做不到,枕头只有一个,于是只能两个脑袋挨在一起。中原中也动都不能动一下,两人已经躺平,但他只要微微翻个身,他就能碰到太宰治的手。

“你洗澡了没?”他恶狠狠地问。

“洗了啊。”太宰治也躺平了,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一边看着天花板。

中原中也没话好说了。他的头发还没干,这个小旅馆连吹风机都不提供,他只能拿毛巾垫在自己的脑袋下面。灯已经关了,视野里一片黑暗。

目标人物应该就在隔壁房间,中原中也竖起耳朵听了听墙的另一边,出乎意料的,他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那位目标人物没有一丝动静,似乎他也睡下了。

“你确定那个人住在我们隔壁?”他有些狐疑地问。

“确定啊。”太宰治说。

“那我怎么什么都没听到?”中原中也离墙更近了点。

然后像是为了回应他,对面开始发出声音,先是一阵开门声,再是有人进入隔壁房间的脚步声。中原中也的神经高度紧绷,他不再平躺着,而是支起身子,半边脸与耳朵贴在墙壁上。

“听到什么了?”太宰治懒洋洋地问。

“有人进来了。”中原中也仔细辨认了隔壁声音,语气有点不确定,“是个……女的?”

 

真的是个女的。

中原中也整个身子都扒拉在墙壁上,另一只手摸到枕头下面,拿出枪上膛。他蹭着墙,于是不由自主地离太宰治的那边更近了些。太宰治眯着眼睛,似乎并不太在意隔壁的动静。

“这是任务,你稍微认真点可以吗?”中原中也拿着枪在他眼前挥舞了一下,“对面也许在交易,我们要不要现在动手?”

“你也知道这是交易?”太宰治不知为何挑了挑眉毛。

“什么意思?”他愣了一下,“这个女人真的是黑市交易的顾客?”

太宰治突然笑出声。“中也,你真是单纯地让我想笑。”

中原中也不解其意,但又不想再去询问什么,跟太宰治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他觉得火大极了,尤其是他们现在还睡在一张床上。小旅馆根本不会提供浴袍与睡衣,于是两人都只穿着衬衫,他稍微一挪动,甚至还会蹭到太宰治的腿。中原中也啧了一声,他没理太宰治意味不明的调笑,转而继续趴在墙上监听,但却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他听到什么东西落地……好像是皮带?

先是皮带扣落在地板上发出响动,然后是衣料摩擦,中原中也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但当他听到若有若无的呻吟时,总算反应过来太宰治所说的交易为何物。他尴尬地离开刚才紧贴的墙壁,把枪放回枕头下,缩进被子。

“听到了?”太宰治嘲笑他。

中原中也拒绝与身边的人交谈。他闭上眼睛,试图睡着。

三分钟以后他暴起。“他们有完没完啊!”

“中也,你不能不让别人解决生理需求。”太宰治慢条斯理地说。

宾馆隔音太差了,对面越来越激烈,声音一丝不漏地传过来。中原中也脸都红了,他想拿被子捂住耳朵,但大部分被子都被太宰治占据着。他用力一抽,然后愤怒地躺下。

“原谅他吧,说不定是最后一次了呢。”太宰治说,“还是你听的也有反应了?”

“谁会……!”他想打一架,随着他的激烈动作,床铺也剧烈颤动了一下,一瞬间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中也,你动静那么大,一会他们也以为我们在做同样的事情呢。”

“闭嘴吧你!”他直接躺下,“睡觉!”


全文点我

20 Apr 2016
 
评论(20)
 
热度(1162)
© 赤渊 | Powered by LOFTER